画船载酒(两代德哈)

Chapter1  父亲、贵族、胆小鬼

01

阿不思走在哈利和金妮的中间,双手紧紧握着父母,淡绿色的眼睛不断向四周张望。熙攘的站台,来往的人群,母亲们反反复复的叮咛嘱咐昭示着这是开学的第一天。

哈利波特终于把他的小儿子也送到了霍格沃茨,对此波特夫妻俩都深表欣慰:终于不用再费心每天带孩子了。

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旁停着鸣叫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,蒸汽不断从车身旁蒸腾,萦绕在整个站台上。

“记住我的话了吗,阿不思?”哈利蹲下身子,摸了摸儿子的头,拇指拨弄着他的刘海。

“早就记住了,爸爸。”小波特撇撇嘴,显然对此感到厌倦。

“别让你爸再嘱咐你了。告诉我你应该做到什么?”金妮温和地笑着,目光停驻在丈夫与儿子之间。上次他们来送孩子登上前往一年级的火车,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这让两个已经毕业二十多年的霍格沃茨校友百感交集。哈利敢说他记得第一天穿过站台的墙壁,碰见形形色色的巫师的每一个细微的心情。

“首先,不要参与决斗。”阿不思稍稍扬起头,冲父母竖起手指,一根一根得数着。“其次,不能抄罗丝的作业。”说到这里,他补充道,“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,爸爸。罗恩叔叔说你们年轻的时候也是靠赫敏阿姨……”

“不,别听他瞎说。阿不思,至少我们的占卜作业有好好做。”哈利眯着眼睛,回忆自己和罗恩躲在休息室里绞尽脑汁编造自己下个月的死法,还有天文台上人马的预言。

阿不思叹了口气,“最后,不要和斯科皮•马尔福来往。”

哈利点了点头。

“我可以不这样吗?”阿不思皱着眉头,“斯科皮看起来还不错。”

哈利双手扶住他的肩膀,“你最好不要,阿不思。不然你会发现他其实和他的爸爸差不多。”哈利不敢确定马尔福的儿子也像他一样恶劣,但是他至少宁愿这么认为。

“那好吧,爸爸。”阿不思不愿意说出其实他根本不了解斯科皮的爸爸是什么样子。或许他没有爸爸说的那么讨厌也说不定呢?

金妮帮哈利把阿不思的行李搬上了火车,他们尽量把它的重量控制在儿子自己能搬动的范围内。当然,还得考虑一下阿不思得单手提着一只猫头鹰笼子。

他们给小儿子买了一只猫头鹰,中等大小,纯白色的羽毛,灰色的瞳孔。与海德薇有些神似,这也是哈利决定把它送给儿子的原因。当然,对于弟弟受到的优待,阿不思的哥哥们表示抗议。他们一人收到了一只像金色飞贼一样大小的猫头鹰,是罗恩送的。罗恩很认真地告诉他们,这可能是朱薇琼(小天狼星曾经拜托罗恩收养的那只小猫头鹰,罗恩叫它小猪)的后代。

阿不思站在火车上,和爸爸拥抱,哈利拍了拍他的背。小波特的余光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铂金色的身影。

德拉科•马尔福?阿不思小小的惊讶了一下。他紧紧地抱住爸爸,以防他转过身碰上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人。

马尔福身后紧跟着他的妻子,看起来脸色很苍白。而马尔福毫无学生时代趾高气昂的样子,他看上去也很疲惫。

阿不思很清楚地看到,马尔福路过的时候,有意地注视着自己。不,或许不是我,阿不思想,是爸爸。不过这个目光持续了只有几秒钟,在马尔福即将再度穿过那面墙的时候,它就终止了。

哈利被儿子立刻松开。作为一名敖罗,他察觉到刚刚有什么不对。他立刻回过头,顺着阿不思的目光看去。

一抹挺拔的瘦西装,淡金色的头发。还能有谁比这个人更清楚地印在哈利的脑海
中?

“马尔福……”哈利皱眉,注视着德拉科消失在墙外。“这么说斯科皮该离你很近。”哈利意味深长地盯着阿不思。
阿不思无奈得摊摊手。“好啦,我知道啦爸爸。我会老老实实呆在车厢里的。现在,”他拎起箱子和鸟笼,“再见,爸爸。”


02


阿不思登上了火车,在它已经启动了的车身中走来走去。他在找一个空着的包厢。
走廊里没有谁还在游荡了,只有几个级长在巡视,但都是斯莱特林的绿袍子,没有人热心地帮助阿不思。

我该去哪儿呢?阿不思默默地盘算着。爸爸说,我应该和罗丝坐在一起。但我不喜欢和她一起,当然不是讨厌。不过,要是你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和一个人在一起的话,你一定不会放弃一个交新朋友的好机会。人对新事物总是有好奇心的。

阿不思打定了主意。他要找一个不认识的人,最好是个斯莱特林——他已经把自己默认为格兰芬多的学生了。

他的正前方有一个身着精致黑袍的家伙,正用他的魔杖控制行李进入包厢。“哇哦,酷。”阿不思忍不住赞叹这个悬停咒,毕竟作为一个刚刚拿到魔杖的小孩来说,这的确是一个有难度的魔法。黑袍子转过身,疑惑得瞥了一眼。阿不思赶紧冲了过去,行李撞来撞去——他的猫头鹰表示抗议——“嘿!你好,我是波特。可以进来坐吗?”小男孩惊讶的扬起眉毛,随即犹豫了下,点点头,“你好,波特。”

阿不思兴冲冲地搬进了他的行李,把海德——他精灵一样的猫头鹰——安顿在座位上。

门拉上后,两个小男孩面对面地坐着,两个人都对对方充满了好奇。

“嗯……你是哈利•波特的儿子?”黑袍子开口,用挑剔的眼光打量着他。

“我是。但我不是'波特的儿子',我是阿不思•西弗勒斯•波特。”阿不思冲新朋友(他又已经擅自默认了)微笑着。

“不错。”对面的男孩有一头淡金色的短发,正适合他暗绿色的领口。“斯科皮•马尔福。”斯科皮眨了眨眼睛,观察阿不思的反应。

不料阿不思没有惊讶,也没有生气。他长大了嘴,惊喜地喊道,“哦!你就是马尔福的儿子!刚刚我居然没认出来你。原谅我,我只看过你的背影。我爸爸说你和你爸爸一样讨厌。”他看到斯科皮的脸色变得阴沉,连忙补充,“不过我们还没有相处过呢,不该过早的下结论,对不对?而且,我也不知道你爸爸究竟是什么样的人。一定很厉害,”阿不思高兴地从袍子里抽出魔杖,点着斯科皮放在桌子上的魔杖,“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儿子。”

斯科皮拿回魔杖,阿不思也收回了自己的魔杖,在空气中画着圈。

斯科皮确定对面的男孩是真心夸奖他,并且没有恶意之后,放松地扯开了搭在袍子外的披肩。“谢谢夸奖,波特。”他从行李箱的外摸出一个鹿皮袋,硬币在里面叮当作响。

“我听到小吃车的声音了。波特,你想吃点什么?”斯科皮拉开门探着头,扶住了本想过去的车。“巧克力蛙,谢谢。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更好吃的啦。”斯科皮从袋子里拿出十七个银西可,他们买了包括巧克力蛙在内的一大堆东西。现在它们堆在桌子上,像一座小山。

阿不思挑眉,“你很有钱,马尔福。”斯科皮拆着一种新包装的骑士棋,他打算吃了它而不是玩它,头也不抬的回敬,“你家也不赖,波特。”“可我爸爸从来不让我自己买这么多东西,而且在它们全是零食的情况下。”阿不思有点委屈,他颓丧地沉思自己少的可怜的财产。斯科皮抬头,把阿不思撅嘴的表情看在了眼里,“可能波特一家的加隆还没有到可以随便花的地步吧。”他用着自家爸爸经常用来评判波特的口吻。阿不思有点不爽,他用上了哈利平时抱怨马尔福的语调,“谁能像马尔福家那样除了金子就没有别的了呢?”斯科皮放下了那个企图挥剑完成厮杀动作的骑士,“听着,阿不思。我不想因为一点小事而跟你吵起来。但是你不能否认,马尔福家的确非常厉害,不仅仅是在金加隆的数量上。”两双眼睛里都闪着火花,但斯科皮很容易平静了下来。

他们居然为了几个加隆而吵起来,爸爸一定会对此不屑的。斯科皮反思。马尔福们和别人不一样。我们是贵族。斯科皮强调着,尽管我们已经不如从前了。但贵族的精髓不是钱财多少。我必须做到对纯血的忠诚和冷静。

阿不思一定会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可笑,因为自从黑魔头倒下以后,巫师世界里越来越多混血种和麻瓜的孩子了,纯血已经不被人们所过度重视,因为它不是公正对待每个人的标准。但是马尔福一家,直到现在仍旧有些固执地坚信着纯血统贵族的特殊,并且仍延续这样的思维教导。

“马尔福会陷入到自己给自己画的圈子里去。其实他没必要。”阿不思还记得爸爸这样说过。当然,哈利对于马尔福一家很少露出这种悲哀的表情,这只是几个特例中的一个罢了。

03


你这个胆小鬼。

哈利又一次咒骂。

胆小鬼。

胆小鬼。

胆小鬼。

胆小鬼德拉科•马尔福。

他烦躁地踢起一个小石子,身旁的金妮担心地看着他。

他们走在霍格莫德的街道上,本打算到三把扫帚喝一杯,可是哈利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开始烦躁,于是金妮建议他们去散散步。

“你的伤疤,它的……后遗症,又犯了吗?”金妮紧紧握着哈利的手,她火红的头发被风吹拂。

哈利点点头。他已经第九百三十四次撒谎了。伤疤从二十多年前就没有再疼过,但是他不会跟妻子说他是在咒骂德拉科。更不会说因为德拉科•马尔福而烦躁。

今天上午在送阿不思的站台上,哈利看到了马尔福。他敏锐的猜到对方盯了自己几秒钟,从一个孩子眼睛里读到内容并不难。那么哈利可以肯定的说,那个眼神不可能有怨恨,也不可能有羡慕,只能有懊丧。曾经还是有渴求的,但岁月流逝得飞快,逐渐地,他们不敢也不会再有渴求的念头了。

胆小鬼德拉科。哈利咬牙切齿。金妮担心地将手探向他的额头。哈利摇了摇头,微笑道,“我需要点空间,金妮。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在三把扫帚见。”他大步走向山岗,金妮在原地停下了脚步。

这片山岗他很熟悉,至少是曾经很熟悉。他在这里和'伤风'碰头,他叼着报纸,饥肠辘辘。他们曾在山洞里向巴克比克鞠躬——他的教父狼吞虎咽吃着赫敏拿来的食物。哈利找不到那个山洞了,他索性直接躺在草丛中。阳光晒得很舒服。
战后,哈利和马尔福由于魔法部宿舍的分配而暂时同居在一起,哈利也明确的表白了自己的心意。马尔福简单粗暴(哈利从没想到他看起来无趣的外表下隐藏着火热的心)地证明了自己对哈利也同样得迷恋。

故事非常圆满。但差池就出在马尔福自己。

“我需要找一个妻子。然后支撑家业。”马尔福很困难地澄清了自己屡次出轨的事实。哈利知道德拉科不是随便的人,更不可能爱上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女人或男人,他们彼此都有这个自信。但是哈利忘记了德拉科骨子里的性行。马尔福们不可能不追求家族的振兴,他们都是现实主义者。哈利•波特也不是一个幻想家,他很爽快的答应了,但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悲哀,不然就太矫情了,不是吗。

“那么……再见,波特。我们就像原来那样吧,在学校那样。”德拉科拖着行李,回到了庄园。他又变成了马尔福,马尔福老爷。

波特也变回了波特,救世主波特。

事情不像哈利想象的那么简单,他在日后的生活细节中猛然发现,德拉科是在逃避与别人不一样的爱情。哈利一直以为只有不敢说出口的爱才算是胆小的爱,但原来坦诚相待的爱也是精心胆战的爱。

胆小,究竟是什么含义。哈利重新给这个词定义。胆小不是德拉科离开他们的住所,胆小是他还留着他们的情侣怀表。胆小也不是德拉科娶妻生子,胆小是他放弃了两个人一同抵抗舆论和压力的机会。

哈利从草坪上站起来。

如果他后悔了,哈利想,那也是一种胆小。

评论(20)
热度(44)
  1. 美人逢面徒奈何江尽平野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江尽平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